全球专家和国际组织呼吁——
以“同一个健康”策略应对人与动物共患病

本报记者 张梦然

全世界依然在抗击新冠肺炎(COVID-19)这种人与动物共患病的大风行病。英国《自然》杂志5日颁布一项最新沾染病学研讨,通过对全球范畴内6000多个生态体系的剖析显示:相比未受干扰的生态环境,人类管理的生态体系中其实生涯着更多的人与动物共患病宿主。

英国《柳叶刀》期刊日前发表的社论则指出,人与动物共患病超出了“人类—动物—环境”的边界,不仅会对人类健康造成影响,还会影响全部社会的构造。而新冠肺炎大风行是一次发人深省的警示,告诫人们不应无休止地“发掘”大自然。

社论文章呼吁,解决人与动物共患病应激发出全社会的紧急感,就像人类文明面临要挟时一样。

人与动物共患病以指数级增加

人与动物共患病是病原体从动物沾染给人类而导致的疾病,包含广为人知的狂犬病、埃博拉、炭疽、鼠疫等等,它们可以通过各种道路频频“突袭”人类。而现在,新发和再现的人与动物共患病,正以指数级增加。

据《柳叶刀》文章称,自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刚果民主共和国共暴发了11次埃博拉病毒疫情——其中6次产生在过去10年中。冠状病毒的沾染也越来越频繁,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到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再到新冠肺炎(COVID-19),虽然并非所有的人与动物共患病都会发展为大风行病,但绝大多数的大风行病都是由人与动物共患病引起的,它们已经成为“人类世”(新地质时期,以20世纪中叶为“人类世”起点)时期的特点。

有些动物更可能成为宿主

科学家以为,一些因素会影响人与动物共患病沾染人类的风险——譬如土地应用变更,即人类将自然生态环境改革为农业用地或城市。不过,可预测的生态变更是否增进了这种影响,科学家对此一直不甚明白。

鉴于此,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研讨人员凯特·约翰斯及其同事剖析了全球范畴内6801个生态体系和376个宿主种类,成果表明土地应用使得当地的人与动物共患病宿主群落,具有全球性和体系性的影响。这一研讨发表在《自然》上。研讨人员指出:在人类管理的生态体系中,已知人与动物共患病宿主的种类和数量都比附近的未受干扰的生态环境要多。

土地应用造成的这种全球性影响,对于啮齿动物、蝙蝠和雀形目鸟类最强,这或能为我们说明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些动物在人与动物共患病宿主中广泛呈现。

研讨人员提示,全球土地应用变更正在增添人类与潜在疾病宿主的接触机遇,这项研讨凸显了应立即增强对农业、畜牧生态体系的监测,同时,未来还要斟酌土地应用、维护计划以及相干的卫生事业成本。

安全、适用、可连续的解决计划

《柳叶刀》社论还指出,集约化畜牧业和农业、外来动物的国际贸易,以及人类对野活泼植物栖息地日益频繁的侵略,加上国际旅行网络和城市化过程的发展,种种因素打破了“人类—动物—环境”的边界。这让动物病原体可以轻易波及人类,而人口的增加幅度和人类对环境的过度开发,使病原体扩散的可能性更大,严重成果随之而来。

全球专家长期以来一直呼吁,对人与动物共患病采用“同一个健康”策略。该策略作为一个整体办法,综合斟酌了环境的可连续性、畜生的健康和人类的健康,用多部门协作这一最佳方式改良公共卫生。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结合国粮农组织已经树立了三方合作机制,以协助各国实行“同一个健康”策略。

现在,许多国际专家也在尝试转变人类与动物的关系,以期在未来下降另一种相似新冠肺炎大风行病暴发的风险。目前,已呈现了不少有价值兼具可行性的计划,譬如,为防止不同物种混杂而出台法律条例、通过限制放养密度进步农场动物的健康水准、对兽医护理进步尺度、支撑食用植物性食品等等。

目前,人类可能还无法解决与人与动物共患病相干的所有庞杂问题,但真正安全、适用且可连续的解决计划,将来自跨专业、跨学科和国际间的亲密合作。新冠肺炎不会是最后一次人与动物共患病的大风行,但它这次呈现,让人们团结在一起,为转型变更而尽力。 【编纂:卞立群】